位置:主页 > 社区 >
“数据分析第一股”等风来 慧辰股份董事长赵龙:数字化转型是人
发布日期:2021-12-05 21:46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数据分析第一股”等风来 慧辰股份董事长赵龙:数字化转型是人工+智能的“慢工细活”

  慧辰股份登陆科创板后,董事长赵龙在办公室挂了一副朋友送的对联——“大海有真能容之度,明月以不常满为心”,意在提醒自己挖掘增量、保持谦抑。

  赵龙有理由“自满”,他亲手打造了科创板第一家数据分析公司,自认能力不输美国市值超400亿美元的同类型上市公司Palantir(PLTE.N)。

  而赵龙也清醒地认识到,上市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虽然处在数字化潮头,但数据分析市场尚处拓荒期,慧辰股份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截至12月3日收盘,慧辰股份最新收报42.24元/股,总市值31.37亿元。

  “资本市场目前很难对慧辰形成明确的共识性认知,我们把业务用资本的那套逻辑描述清楚也挺困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赵龙坦言不满意当前的估值,但也理解市场尚需时间来认识其相对复杂的业务模式,以及兼顾盈利与迭代的“北坡”逻辑。

  科技公司往往热衷于展示技术的超前性,数字化也常与无人化相提并论,但赵龙强调“人”在数据分析中的重要性,并认为基于人对产业的理解形成的数据模型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展望未来,赵龙认为数据合规将更利于行业公平竞争,标准产品化是行业的未来,只是尚需等待时机。而并购整合将是行业的大趋势,中国市场必将诞生能在全球平台竞逐的“本土Palantir”。

  如果算上在慧辰股份的前身慧聪研究院的经历,这已经是赵龙加入这家企业的第22年,1999年大学毕业后,赵龙从助理研究员入行,在慧聪网旗下的慧聪研究院9年连升9级,直到成为院长。

  9年间,IT产业如日中天,互联网泡沫被刺破又兴起。赵龙敏锐地意识到,赛车时代]:大众汽车中国赛车尚酷杯,信息爆炸必然带来数据挖掘、鉴别和分析的需求,机会来了。于是,在慧聪网支持下,赵龙“内部创业”,2008年操刀与纽交所上市公司邓白氏合资设立慧辰股份的前身邓白氏慧聪,2011年完成MBO(管理层收购),并定下了“技术+研究”的发展路线年,慧辰股份挂牌新三板,2020年在科创板上市。

  十余年来,数字化之风越吹越劲,数据已成为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要素之外的第五大生产要素。数据源已从早期的调研类“小数据”丰富到企业自身产生的“运营数据”以及互联网及运营商平台上的“大数据”。

  赵龙把慧辰股份的业务概括为数据智能,也即通过“找数据与数据之间的关系,帮助企业要么降本、要么增效”。

  慧辰股份的产品已发展至4.0版本,相较于早期基于小数据的1.0版本,4.0版本融合了三种数据源,提高了产品的模块化程度,并不停迭代,以提升行业复用度。总体而言,相较于早期的“刀耕火种”,如今慧辰股份数据科技的标签更为突出。

  赵龙强调,数据挖掘固然重要,人的洞察力才是数据分析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他看来,数据分析行业是典型的“人工+智能”:“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在数据基础上,但是人和人看出来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

  人的价值在于对产业的理解,是浩如烟海的数据中的“点睛之笔”。同样的数据,具有洞察力的产业内人士能够从中看到更多的问题,进而提升分析的维度,这是提升效率和适用度的关键。对人的依赖与产业互联网的复杂度不无关联,各有千秋的不同产业间形成了天然壁垒,即便腾讯和阿里也不能“一扫天下”。

  由于行业间的差异,通用的数据分析模型很难形成。据赵龙介绍,各行业的底层数据处理平台相差无几,但在应用层面各有差异。

  例如,同一特征的消费者在不同行业,“标签”很可能并不相同,一个穿着阿迪达斯的鞋、用苹果手机、涂欧莱雅口红的人,在汽车行业里被定义成A,但在手机行业里可能被定义成B。每个行业中都有复杂的“标签”体系,在数据分析时,就需要针对每一个行业重新做一套模型。

  跨行业的数据模型复用度较低,是规模化扩张的一大难点。一套数据分析产品需要与产业进行长时间磨合,尽管“跑通”后能够在行业内达到50%至70%的复用度,但跨行业之间的复用度仅有30%左右。赵龙将数据模型和产业分析的磨合类比为车企采购轮胎,要花时间把轮胎和汽车磨合好,才能大批量采购,“这是磨合的工艺,过程少不了,数据也一样”。

  珠穆朗玛峰南坡相对平缓,北坡相对陡峭。赵龙曾在多个场合把开拓市场比作攀登珠峰,他想要带领慧辰股份从“北坡”登顶。

  行业内,SaaS(软件即服务)企业先烧钱投入研发,做出标准化产品,再考虑铺开盈利,是吸引资本关注较多的“南坡”。赵龙认为,只要保证融资能力,SaaS企业一层层往上做,最后总能有5%的企业“跑出来”。

  慧辰股份也曾试水“南坡”。据赵龙回忆:“(当时)我们觉得有个行业有可能需要一款产品,所以就找了几十个人打磨出来,然后用,改,再用,再改。倒不是没有意义,就是觉得这个过程效率有点低。”

  和依赖融资能力的“南坡”路线不同,“北坡”路线的逻辑是兼顾盈利,迭代发展。

  赵龙选择带领慧辰股份从行业头部以及500强企业切入。在他看来,头部企业应用数据最多、要求最高,只要服务的头部企业达到一定数量,就能凝聚出一款产品,再自上而下在行业内铺开。

  “我们从这边走难在哪?既要赚钱又要做产品,别人(注:指“南坡”)是不用管赚钱的事,只做产品就行了,我们自然难。”SaaS企业是要用时间和利润换产品,最终横扫市场,慧辰股份则希望利润和产品两手抓,实现羽化成蝶。

  赵龙认为,人工成本越来越高,人使用数据分析工具的能力越来越强,软件的使用也越来越便捷,SaaS企业终有机会。因为标品是大势,“如果还只是服务,就不像产品有那么大的市场”。

  而标品成为主流还要耗时多久,需要边走边看。赵龙阐述,数据分析市场当前还不完全是产品模式,而是需求决定模式,“自助餐”的时代还没到来,市场的主流还是贴合需求的“点餐”服务。

  在赵龙的表述中,慧辰股份选择的商业模式是与市场共同成长,这种看似“慢慢来”的模式或许不太符合资本市场对“爆发式”增长的期待,慧辰股份的估值上涨需要等待资本市场对其业务逻辑和成长模式的共识。

  数字化尚处早期,四处都是待开垦的市场,“北坡”模式的整体效率也不算高。不过赵龙认为,在拓展进入数字化水平较低的行业客户时,“北坡”模式的效率可观。“比如消费产业用300个指标做一款产品,从中精炼出100个指标,应用到农业、环保产业去做,速度还可以,因为这些产业之前没有。”

  除了横向拓展产业,慧辰也在加紧纵向的挖掘。“存量经济了,不搞精细化运营根本拉不来新的增量,而且别人还在抢,防都防不住,所以得有这个意识。”赵龙表示。

  下探之路也并不容易,腰部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除了预算问题,更多的困难来自决策。“要不要做,腰部现在费劲就费劲在这,有人想做但有人不要做,要沟通说服,这个过程比较难。”就这样的下探,慧辰也仍在探索。

  电影《指环王》里,有一块能够洞悉世间一切的水晶石,名为“Palantir”。

  2003年,硅谷投资大佬、Facebook(Meta)的早期投资者之一Peter Thiel在美国成立了一家大数据分析公司,取名“Palantir”,这家公司的主要客户为政府机构和金融机构。

  赵龙将Palantir作为慧辰股份的对标企业。“第一,Palantir(的业务)一半ToB、一半ToG,慧辰可能是30% ToG、70%ToB;第二,我们都是主攻行业深度的数据模型,服务的客户、方式、提供的内容都差不多。”

  2020年9月,Palantir以直接上市(不需要承销商,不用支付承销费用,完全通过市场竞价决定交易价格)的方式登陆美股,截至2021年11月30日,最新市值414亿美元。

  慧辰上市的时间更早,2020年7月,慧辰股份登陆科创板。截至2021年12月3日收盘,最新总市值31.37亿元,股价表现不尽如人意。

  赵龙对慧辰股份目前的市值并不满意。在他看来,慧辰与Palantir之间的市值差距,一方面来自A股与美股各自采用的估值模式不同,A股更加看重PE(市盈率),而美股则更加看重PS(市销率);另一方面,相对“孤独”的登顶路径,让慧辰股份在估值上有些尴尬。

  投资者对慧辰股份股价低迷多有微词。2021年在创业板上市的零点有数(301169,SZ;此前收盘价41.31元)与慧辰股份同处数据分析赛道,零点有数更专注于“小数据”,G(政府)端客户比例更高,主营收入只有慧辰股份一半,发行价不到20元/股,目前市值也有近30亿元。

  “到底是公司被低估了,还是零点有数被高估太多?零点有数现在的市值说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是认可数据分析这一冷门行业中公司的。”一位投资者在交流平台留言。

  “(没有对比的话)资本市场不好估值,很难达实现明确的共识性认知,对我们来说,把业务用资本的那套逻辑描述清楚也挺困难。”慧辰股份的业务模式相对复杂,沟通的尴尬在路演阶段就已显现,赵龙反复向投资者沟通和解释,阐述慧辰所处的数字化赛道、市场潜力、优质客户和复购率以及团队的稳定性……

  业务模式难被理解,公司很可能会被市场“冷落”,赵龙很清楚这一点。进入资本市场后,对投资者而言,可供选择的股票很多。“我们现在是逐步多沟通,就像汽车换新能源车的过程,基本上趋势是数字化没问题,但是什么时候‘爆发’,大家还是有一些疑惑吧。”赵龙觉得,资本市场还需要时间来认识慧辰股份。

  “总体上,满分100分,打个70分。”赵龙对慧辰股份上市一年以来的表现谈不上满意或失望,他认为还是要按照既定的节奏发展。

  作为掌舵者,赵龙直言经营上市公司很难。在他看来,一家普通企业,赚钱的逻辑是一个长板就够了,但上市公司,尤其是可持续发展的公司,每个板都不能短,这就需要不断提升。

  此外,职业经理人出身的赵龙很难把自己定义成一个“老板”:“我10个点,你5个点,我就是老板?大家都在操心这家公司,但是现在看下来,这家公司最终还是要有一个人最操心。”

  赵龙的另一个体会是,上市的平台够大,会不会把它的价值利用起来很关键。“你说我就守住它(现有水平)当然也不错,可是那你上市干嘛呢?”

  赵龙还是希望能依托上市平台跟上数字化时代浪潮。“不能自满,要不停地做大。目前我们上市是完成了第一步,就是起码在数据分析细分领域里面,我们还是蹚出来了,这也不容易。”

  在慧辰股份总部,有一面员工墙,展示了所有员工的生活照,照片越大,意味着这名员工在慧辰工作的时间越久。采访中,赵龙也几次强调了人对行业、公司的影响。

  数字化模型方面,赵龙认为,打造适合行业的数字化模型最高效的办法,是与对行业有深度了解的团队展开合作,双方各取所长,共同打磨产品。

  公司管理方面,他几次提及自己曾经的打工身份以及他所推崇的股权激励方式。1999年进入慧聪研究院担任研究员后,赵龙以一年一晋升的节奏,在2006年从普通职员升至院长,随后又得益于当时慧聪的股权激励制度,最终成为上市公司掌舵人。

  在赵龙看来,需要人的行业就需要共享制和股权激励平台。他在采访中坦言:“我原来是打工,后来变成老板,是被激励成这样。”

  尽管正如赵龙所说,这个行业是靠人+技术形成竞争力的行业,但另一方面,当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对人的依赖也将成为一把双刃剑,以依靠人+技术磨合出深度行业模型作为竞争力的同时,必然要面临跨行业复用度已经标准化、规模化难题。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